你听我一句劝,那个男人要不得,赶紧放手,然后回到瑞士来,江酒不会追究的。”

“不行。”琳达拒绝得很干脆,“哪怕鱼死网破,我也要赌一把,大哥真的不肯帮我么?”

洛克南宇淡淡吐出四个字,“无能为力。”

“你……”琳达狠狠一磨牙,“你可真是我亲哥。”

“正因为我是你亲哥,不想看你一错再错,最后毁了自己,所以才劝你,

唉,看来真是洛克家族教养女儿有问题,你是这样,语嫣也是这样。”

“我不用你劝,不肯帮忙就算了,没必要在这儿说教。”

话落,她直接切断了通话。

洛克南宇拧了拧眉。

劝不回,那便只能像语嫣那样吃点苦头了。

江酒会好好教她做人的。同一时刻。

隔壁病房内。

洛克语嫣服用了江酒配置的药,精神慢慢好转了。

楚恒推门而入。

她一见是他,情绪立马激动起来,“你出去,出去。”

楚恒没理她,端着鸡汤走进来。

“我刚让厨房熬制的,你趁热吃点吧。”

洛克语嫣整张脸都被纱布包着的,有些地方被黄色的药水浸透了,看起来有些渗人。

“你为什么还要来我面前,你是来看我笑话的对不对?”

楚恒轻叹道:“胡说什么呢,你是我妻子,别说毁容,就是半身不遂了,我也得照顾你啊。”

说完,她不顾她的反抗,伸手将她捞了起来。

“乖,别闹了,吃点东西,补充营养,伤口才好得快,你放心,江酒留了去疤的药,你的脸毁不了的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