厉振山听到杨律师的说词,气得破口大骂,“好他个阎渊!如果当初不是我将他扶上总统的位置,他能有今天?”

“爷爷,您别气。”厉霆赫面无表情地转动了一下大拇指上的翠玉扳指,“既然不听话了,那就物色新的人选。”

“离大选还有几个月。”厉振山说道,“就算换人,怕是你父亲的案子,也来不及了。”

“当务之急,是见厉松一面,了解具体发生了什么事。”白景萱插话。

“我真的是老喽。”厉振山非常的伤心失望,“我以为我最器重的门生,没想到,是一匹彻头彻尾的白眼狼。”

拍了拍厉霆赫的肩膀,“你父亲厉松,不过是他用来给厉家一个下马威的工具。霆赫,阎渊那个人野心勃勃,他的目标是你,你要当心。”

“一切有我。”厉霆赫吩咐,“来人,送老太爷回房休息。”

“霆赫,你一定要救救你父亲。”唐静贤满面的悲伤,“他不会杀人的,他一定是冤枉的!”

“不必担忧。”厉霆赫摆了摆手。

下人会意地将厉振山与唐静贤掺扶离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