逛了几圈之后,叶新慢慢的,也了解了起来。

这个世界,有着他们的货币体系,他们所使用的货币,是一种特殊金属所冶炼出来的货币。以两来计算!

这种货币通体呈红色,不知道是什么金属!

他们所在的这座城市,叫做临荒城,似乎是因为紧挨着大荒,才因此而得名。而他们所在的国家,就叫做“神殿”!

神殿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。

除此之外,街道上很多人都在讨论两件事情。

一个是,最近,神殿正在和他们临近的一个叫做‘陈’的国家有着一些摩擦,爆发了一些小规模的战役。

双方都在大肆的修建战争的东西。

另外一个事情,还和叶新他们有着一定的关系。

此时的叶新和折秋雨,正坐在一个路边摊上,他们的桌子上,摆放着几碟小菜,和石楠他们村子里所吃的东西,完全不同。

旁边一桌子人,正在绘声绘色的说着关于和叶新他们有关的那个事情。

“我骗你做什么,我穿开裆裤长大的兄弟,就在神府里面做工作,那名银甲骑士跑回来,据说一路上都是屎尿的味道。”一个人说道:“知道怎么回事儿吗?吓出来的!”

“根据他的形容,那个人看谁谁死,剑道无双,几名祭祀,都被剑气把肉一寸一寸的剔下来,只剩下骨头。”银甲骑士说道:“无比的残忍!”

“那人这么厉害?”有人难以置信的问道。

“不然呢?那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,而且对方还放话了。”说着,他小声的说道:“对方说,神殿敢对那个村子再动手,他就灭了神殿!”

“我去,这么张狂?”另外的人难以置信的道:“你吹牛的吧!”

“这怎么吹牛。”了解内幕的人说道:“神殿死了祭祀的事情,早就满城皆知了,你想想,以神殿以往的性格,会就这么安稳的放对方离开吗?但是到现在过去一天多的时间,没有一个人离开临荒,这证明什么?”

“证明什么?”其他人很配合的问道。

“当然是…神殿害怕啊!”那个人说道:“我怀疑啊,这个人,可能是大荒深处走出来的天下行走,算算时间,大荒深处,应该又要派人出来了。神殿似乎也不敢招惹。”

“有道理有道理!”其他的人附和着说道。

叶新和折秋雨在旁边听得哭笑不得。

不过唯一的好处是,神殿的人,没有再继续的出手。

“啪!”

就在这个时候,那个人忽然一愣,然后直接抓住了一只从旁边伸出来的手。

“我去你大爷,凌乞丐,小爷的东西你也敢偷。”说话的人大怒,他抓住了一个脏兮兮的乞丐的手。

那乞丐干咳一声,然后说道:“我说我不是故意的,你们信吗?”

“我信你个二大爷!”那群人暴怒,对着那个乞丐一顿拳打脚踢。

叶新的眼眸微微一眯。

“这乞丐有问题。”折秋雨说道。

叶新点了点头道:“嗯,应该是个高手,虽然看起来是个乞丐,但是挨揍的时候,这些人的打击,却没有给他造成任何伤害!起码是一名非凡境界的高手。”

旁边,其他的人则是仿佛在看笑话一般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